中国 慰安妇 讲述日军暴行 这是一场永不休止的恶梦 中国 慰安妇-

来源:http://www.meiaboca.com 作者: 2017-12-15 03:47

参考新闻网12月14日报道 港媒称,在距南京大屠戮80周年留念日的12个月前,南京的一名研讨者发明了两名之前不被人知的中国“慰安妇”幸存者。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2月13日报道,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研究职员刘广建(音)在为建成两年、政府经营的南京“慰安妇”主题纪念馆进行“慰安妇”的研究工作,他称,中国只有15名“慰安妇”的幸存者健在,她们是最后一批在中国公开作证的“慰安妇”,去年他在海南寻访了其中7位,有两人在尔后逝世。两名新发现的幸存者去年站出来证明自己在日军“慰安妇”场合经历的苦痛,一个人来自湖南,另一人来自浙江,这些妇女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慰安妇”,她们与人讲述自己的苦难后人们把她们的故事转述给研究者,经由专家的鉴定被确以为“慰安妇”。

一名36年前公开作证的“慰安妇”幸存者叫何月莲(音),今天间隔她在日军“慰安所”的可怕经历已经过去74年,她今年89岁。1943年,日军侵犯洗劫了她在山西武乡县的村落,两名士兵强奸了年仅15岁的她并虐杀多名男子,继而围堵了何月莲和6名女子并强制她们做“慰安妇”。

“我(因被强奸)流血不止,但这没有让日军士兵停滞强奸和迫害,”她说着,毛糙的脸上扭曲出愤怒的表情,“我异常痛苦,这让我失去了所有,我那时很纯粹,不懂性,这是一场永不休止的恶梦。”

何月莲说,她毫不会停止为自己遭遇的苦难要求道歉和抵偿,“我记得所有日军对我们犯下的暴行,日本政府岂非不应该承当犯下这些罪恶无奈回避的义务吗?我们是畸形的女人却变成残疾。我们等候日本人偿还这笔债权。”

被问及为何要等被逼迫做“慰安妇”38年后才公之于众,她说,“这太耻辱了,我没法讲述。”她表现,久长的缄默也令她痛苦,还有其余曾经做过“慰安妇”的妇女将把她们的机密带入宅兆。

刘广建称,日军的“慰安妇”轨制惨无人性,带给这些女性残暴的损害,“尤其对‘慰安妇’幸存者来说,这是双重创伤,战后她们还要面对家人、友人和街坊的评说,生涯在守旧的文明和环境里,(幸存者)蒙受着宏大的压力和创伤。”

何月莲的女婿白增发(音)表示,她的创伤“十分深重”,“每次想到那些经历,她就会大叫‘出去!出去!’有时候她甚至不晓得自己在叫嚷。”

何月莲1981年公开作证时也对她当时15岁的女儿程爱先(音)讲述了自己战役时期的创伤,白增发和程爱先表示,他们起誓要在“何月莲分开人间”后持续为她讨回公平。

程爱先说:“我觉得悲哀跟愤怒,由于性奴役的毕生影响,她的身材很不好,她的苦楚就是咱们的疼痛,甚至到当初我还恼怒,我请求取得公平。我将保持为母亲伸张正义,我不能结束,日自己必需直接向我母亲和所有上了年事的‘慰安妇’报歉。”

7年前,何月莲从“慰安所”遭奴役后首次见到了一些日本人,一个名叫“彩虹桥”的日本基督教和解组织屡次拜访“慰安妇”幸存者和家人,并就她们在日本部队中的遭受道歉。“彩虹桥”的负责人之一长谷川朋子说,她在凝听一位前日军士兵对第一个公开自己做“慰安妇”阅历的中国女性万爱花的支撑后受到了启示。

长谷川朋子说,她盼望这一团队的和解工作能够辅助揭开历史本相并疗愈中国、日本和韩国军事奴役幸存者以及她们的后辈和将来多少代人,“固然年青的中国人没有经历过战斗,但他们仍恨日本人”。

何月莲、程爱先和白增发表示,这一道歉转变了他们对一般日本人的见解,“我们痛哭因为我们在愤怒日本人对我们母亲所造成的创伤前被这些日本人的道歉所激动,”程爱先说,“这种感到无比庞杂,我真的仇恨日本士兵和他们的暴行,然而我们不再憎恨普通日本人了。”

香港中文大学的法学教学布赖恩?德鲁任说:“与德国不同,日本素来不真正接收本人的从前,日本还没有公然否认数十万‘慰安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和大战期间被日本皇军强奸。”

相关的主题文章: